您好朋友!欢迎您能来这里与我们一起美的享受!相识是缘!茫茫人海,苍茫人生,能走在一起相识在这里,那怕相逢只有片刻那是您我之间 的缘份 偶尔的回眸,也许不能缘定终生,无意间的擦肩,也许无法将一切尽收眼底,我们只图这一 瞬间的点击能激起你心灵上的感应与内心的轰鸣。不迟不早,不偏不斜、您我在此碰上了,相遇了,就是缘 份!相逢是首歌!愿您能开心,快乐!

         会员注册       老鹰主办 | 音乐 | 音画视频 | 人文 | 琐事 | 园林 | 瑰宝 | 感悟留言 | 友情 | 论坛 |博客| 聊天  | 枫桥夜泊 

 v 您现在的位置: 情系江南 >> 情趣幽默 >> 幽默风趣 >> 正文
 
 

一个女人的网聊日记

作者:苏州老鹰    情趣幽默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406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0-3-21

都说四十岁的女人是豆腐渣,俺不幸到了四十。工作有点闲,就想赶潮流,学点年轻人喜欢的玩意儿,办公室的电脑可上网,俺听说网上有个名气很大的聊天工具叫QQ。俺也想试试

今天是2006年三月十四日:
今天中午餐休息时资料员小沈帮我申请了一个尾号是518的QQ号,我高兴坏了。
我有了自己的QQ号。个人设置,性别:女、年龄:四十。
在QQ上挂了二个小时,没人理我。

2005版的QQ好友栏里只有我这个网名叫老女人的孤家寡人一个,这QQ上显示的在线人数有四十五万人,咋的就是不理我了呢,是都没看到我吗,重新确定自己是否上线设置开始继续耐心等待,二小时又四十分钟于有了动静,有个网名叫笑天下的请求我加他为好友,赶紧加了他。。
笑天下发来信息:
“你好。。。想电话激情聊天。。做嘛。让你感受温柔男生的叫声。。很刺激的。。”
我大吃一惊,有这么胆大妄为的人吗,我要还击。
老女人:“臭男人,滚一边去!”
没了声息……
寂静了二分钟请求加为好友的小喇叭又在闪烁,看过资料——一网名海哥是个十七岁的男孩儿,应该没错吧放心加他。
海哥:“你好!”
很好,是个好孩子。
老女人:“你也好!”
海哥:“在家吗?”
老女人:“是啊。”
海哥:“你绝经了吗?”
我惊诧自己是不是眼花了,重新看一遍:
“你绝经了吗?”
我眼前一黑,吐血……
今天上网时间二小时四十二分钟一十二秒。

2006年三月十五日
昨天俺受了伤,今天心有余悸,犹豫了一个半小时才上号,当彩色的小企鹅跃上屏幕,第一件事把昨天那二个臭小子的灰色头像咬牙切齿地删除。顿时感觉好了许多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。
老女人的网名依然孤独地挂在好友栏里,她那凄凉的头像不时的向我发出惨笑,我不忍心也看不下去,想起以前电视里有个香皂广告词:今年二十明年十八。对!为何我不能呢?我也要让自己年轻一次,有了这个念头心却有些虚:我就改个38吧这样也比四十看起来强多了。
点开个人设置,我很快成了38岁,网名也改一下吧,“老女人”即刻变成了“烟雨”。
十分钟后有人加我,我查了资料:男、33、孤帆。哦,成熟男人应该不会乱来吧,我小心加了他。

孤帆:我们能抛开虚伪,真诚聊一下吗?
我一看大喜,总算有聊天对象了即回。
烟雨:很好。可以!
孤帆:你满足现在的生活吗?
烟雨:还可以吧。
孤帆:你老公对你好吗?
烟雨:很好。
孤帆:那他能满足你吗?
我纳闷,正思索着他的信息就接着发过来了。
孤帆:你那方面要求强烈吗?
天那!国人的性欲是否太压抑了,只能到网上来发泄了吗。我忍着不快,仍心平气和地对他
烟雨:我们聊点别的话题好吗?比如我们的工作什么的……
孤帆:我现在就想色。
他回答我的时速是0.5秒。唉!没救了,我绝望!
突然陌生人栏里,有个人头在窜动,我点开一看,网名是:温心男人。
温心男人:嗨!美女,你好啊!
我赶紧左右看一下,没人,拿出手提包里的小镜子,镜子里的我脸发黄,眼角还有了些鱼尾纹,说什么也算不上美了。可这小子的这话让我很受用,心理美美的。
烟雨:好啊,帅哥。
温心男人:你做我的情人好吗?
才美了30秒我的头就又开始晕了。
烟雨:我是你大姐。
温心男人:那我们姐弟恋,就像王菲与李亚鹏不是很好吗。
烟雨:我不是王菲
温心男人:可我是你的鹏弟弟呀,把你的手机号码告诉我,我要来看你。
俺的胃开始泛酸,没力气打字了。
他拚命按语音请求,不屈不饶,我关了他开,反复无数,那噪杂的呼叫声就差让我的更年期提前发作。
没法,我让他去黑名单排队。
今天上网时间是二小时十四分三秒。

2006年三月十六日
今天单位上面来检查,上网迟了点。
QQ挂上后我把原来的小企鹅头像换成有一头红色卷发的女人。心情感觉不错,希望今天会有个好的开始。
刚挂上五分钟陌生人里就有头像在窜动,点开,只有号码没有网名,发来的信息是:“阿姨,我想家!”我一看心就软了,赶紧回复:“你怎么,遇到难处了吗?”
他说“我春节没有回家。”
我问“为什么不回家呢?”
他答“老板开的工资不够回家的路费”
哦,我的心有点沉,可怜的孩子。
“阿姨,你能陪陪我吗?”他问。
我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妥,但还是回他:
“你需要帮助吗?”
他说:“是的,很需要。”
我问“你需要什么帮助?”
他说“帮助我变成个男人。”
“你不是男人?”我疑惑地反问他。
“我十七啦,渴望成为真正的男人。”他回复很快。
我有点懂他的意思,不想回答了。
“以你的年龄,在这方面一定经验丰富。”“一定能帮我这个忙啦。”

他的话越来越出阁,越来越下流,我置之不理,让他像小丑一样表演着,最后他留下二幅极下流的图片后逃之夭夭。
我查了一下这小子的来历,妈呀!竟是前天那个天杀的海哥!
好友栏里依然只有我独守空房,只有那个叫烟雨的红色卷发头像对着我苦笑。
我决定主动出击。
进查找又选在线用户查找,嘿!人还真多,想想自己真傻怎么不早点上来自己找啊。看了十分钟选了一个网名叫含羞草、年龄32岁的女同胞。
很快加她为好友,发信息问候。那妹子倒也爽快,马上就姐姐长姐姐短的嘴巴甜的我直乐。
可好景不长,才二三个回合,她就话峰一转问我:
“姐姐,姐夫对你那个兴趣还高吗?”
我愕然,无言以对。
含羞草:“我对那个不知为什么兴趣越来越浓。”
含羞草“我就想老公每天抱着我干那事。”
含羞草“我有时还想跟别的男人干。”
含羞草“……”
这是什么世道啊,我能骂我们的女同胞吗?
是不是我错了还是我老土了,重新看一遍日历:是2006年。
今天上网时间是一小时三十五分十秒。

2006年三月十七日
今天是周末,俺今天觉得自己忒窝囊,就想干点什么。
QQ上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要改自己的资料,想想三天来受的委屈,看着办公室小沈那丫头玩QQ入迷的样子,俺就狠狠心把自己的年龄减掉十岁。
主,您原谅我吧!俺真的是无奈。
年龄确实是个原因,修改后不到五分钟就有人请求加好友的信息,但我不再轻易加人,我听从劝告进了一个我们地方聊天室,想看了之后再决定是否加好友。
聊天室果然热闹非凡,公共栏里的信息传送速度让俺眼花缭乱,有一个网名叫放飞心情的人在对所有人发布信息:文字累、电话贵还是语音最实惠!
接着我的个聊栏里就有这个人发过来的消息:小妹妹,这个周末的下午和我一起浪漫一下,体验语音成人聊,好吗?小妹妹你喜欢情人时代吗?
嗨!做了三天的阿姨、大姐。今天变成了小妹妹,我一下之反应不过来。虽然他的话不是什么好话,但做“妹妹”的感觉还真是比大姐好,可能这就是做女人骨子里的想法。
有个叫陈立的网友发来信息:能加你为好友吗?
我一查的资料:男、34岁。哦,比我大些。不错,我加了他。
陈立:谢谢你接受我的请求。
他上来第一句话就客气得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烟雨:不客气。
陈立:在上班吗?
烟雨:是啊。
陈立:从事什么工作?
烟雨:行政类。
陈立:工资还高吗?
烟雨:不高。
陈立:哦,不想说我就不问了。
烟雨:1300。(我不想打击他,随便说了个数目。)
陈立:太低了,不想换个工作吗?
烟雨:没在方换。(没单位会接受老婆子的)
陈立:有的,我可以慢慢了解你吗?(天上掉下馅饼了!)
烟雨:你怎么了解我?(有点怕怕)
陈立:我们可以在网上聊聊天。
烟雨:行啊。(放心了)
陈立:你也可以多一点点介绍一下自己。
烟雨:你不介绍一下自己吗。(我要是介绍自己是四十岁你还理我吗?)
陈立:我当然会毫无保留地介绍自己。

半小时的聊天俺一直是心虚的腿直颤。可他一直彬彬有礼,没有一句胡话,让我感到不适。
今天第一次在网上受到了尊重、关怀,俺眼泪汪汪,但这是在年龄计算严重错误的情况下才产生的。俺悲哀!!
今天上网时间四十三分钟。

2006年三月十八日
今天是休息。打开QQ,看到今天自己那个红头发的头像有点鲜亮,“含羞草”与“陈立”不在,俺直接进了聊天室,今天这个聊天室人不多,大约只有六七十个人。
我一挂上号便有个叫“独木成林”的上来:
独木成林:HI!MM!
哦,我现在是妹妹,可不能露出马脚,立即给了他一个笑脸表情。
独木成林:MM在哪啊?**!
独木成林:MM身高、体重多少啊?**!
独木成林:你名字叫什么?靠。。。靠。。。
我被他“靠”的有些晕,但想想他比那些说胡话的要好多了,便也发了一串带“靠”的回答他。
烟雨:MM我在自己家,靠;我身高再低一公分就成朱儒,靠;我体重再努力一公斤就可做相扑动动员,靠;我的名字再改一个字就成了名人,**!
独木成林:哈哈,MM你真逗。我要加你为好友,讲笑话给你听好吗?
我加了这个只有20岁的孩子,想听听他的笑话是怎么讲的。
又有一个叫“稻草人”的发来:
“小雨雨你好!”(呵,我啥时候变成“雨雨”了?)
“你多大了?”
“二十八。”(我感到自己脸有点红,幸好他看不到。)
“你是哪里的人?”
“当然是本地人。”
“你身高、体重多少?” (什么意思?俺不懂。)
“聊天与身高体重有关系?”
“你长得漂亮吗?”(聊天是选美?)
“不漂亮,是丑女。”
稻草人哑然。
接着上来的是叫“风之子”、“灵动”、“飞魇”他们差不多同时发过信息来,
“嗨!你好!”“你是哪里的?”“你身高……”
俺被搞得晕头转向,可俺的打字速度突飞猛进,俺就想咋不早点知道有这玩意儿呀,要不俺当初练汉字输入法没那么痛苦了。
乱七八糟了一阵后,我忽然清醒过来,这七八个人的开场白几乎类同,我只是同样的字打了七八遍而已。天那!这里聊天的开场白有公式?饶了我吧。我立刻把聊天对像换成“所有人”然后提出抗议:从现在起,俺对身高、体重、长相类问话一律不作回答!
七八个人同时沉默。
稻草人忽然又上来:那我能问你叫什么名字吗?
我回他:我是撒切尔夫人你信吗?
稻草人:你是个湿乎乎的女人吗?
我莫明其妙。
稻草人:你不是叫烟雨吗?江南的烟雨不就是黄梅天的麻花细雨嘛,整天湿乎乎滴。
他大概对自己的发现很得意,因此又发来一个鲜红的嘴唇。
这是哪跟哪啊!赶紧离了聊天室,我要去改名。
忽然看到好友栏里含羞草的头像在晃动,我怕这小女人的骚劲上来还真不好对付。但转而一想也不怕,如今天再说那事,也让她在黑名单里候着去。
“姐姐好!”
“那天是我不好,姐姐受惊了吧?”
唉呀那个巧嘴,我都不好意思不回。我装作若无其事地对她说
“没事。”
“姐姐在家吧,你有视频吗?”
“没有。”(俺自己这丑样能装那玩意儿吗?)
“姐姐你想看看我吗?”
哈,爽快!还真想看看这疯狂的女人是啥模样的。
“当然可以呀!”
俺没看过视频,很好奇。含羞草的视频打开后,俺看了半天也看不懂景头前的是啥东西。
我对她说:我没看到你的脸。
景头晃了一下,我终于看清那东西是个放在桌上的笔筒,而笔筒后面的是一张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年轻男人脸。
我的脑袋轰了一下,感觉那里边全成了浆糊。
今天上网时间是五十四分三十二秒。

2006年三月十九日
今天是星期天,下午没事就上了网。今天我QQ上的名字是:蓝色的夏天。
我的QQ上有留言,独木成林给我留的是个复制的网络笑话。我一看发出的时间是凌晨1点20分,这孩子上网时间也太晚了。
含羞草留的是我上次关了QQ后的话:“姐姐你怎么没吱一声就走了?是因为我骗了你吗?上来说话好吗?我跟你解释。”
我有点可怜这个含羞草,因为上来一看到他的名字就会想起那视频里那张苍白瘦弱的脸。我重新查看一遍他的资料:男。二十七岁,医生——哦,他修改了资料。个性签名栏里写了是这样一段话:“命运就像强奸反抗不了你就得学会享受,工作就像轮奸不行了别人就上,生活就像自慰什么都得靠自己的双手。”
还在看含羞草的资料,陈立就有信息发了过来:你好,来了啊。
我奇怪刚才也没看到他在,怎么突然就冒了出来?陈立告诉我他挂的是隐身,看到我上线就发过消息。
我说你没上线别人怎么知道你在啊?他回答:这样可以找自己喜欢的人聊天。哦,我属于他喜欢那类的人,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陈立:我们能交换一下相片吗?
我顿时惊惶失措。
蓝色夏天:我没有。(心很虚)
陈立:是不肯吗?
蓝色夏天:是真的没有。(实在是黄脸婆的相片没法看)
陈立:那我先把自己的给你发过来吧。
我松了一口气。
蓝色夏天:好的,谢谢!
照片里的陈立,看起来也就是三十来岁,长相有点像央视谈话节目主持王志,憨憨地对着我笑。
陈立:怎么样?
哦,他在等我对他和评价。回复
蓝色夏天:不错。很好!
陈立:还是希望能看到你的相片。
蓝色夏天:过两天想想办法吧。(我哪里有办法呀)
他接着给了我他公司的网址,让我了解一下他们公司的情况。
陈立的公司在上海,位于浦东新区,是一个集团公司旗下的子公司,经营建筑材料与装饰材料。分公司在职员工只有三十二人。招聘栏里确有人才招聘信息:
经理助里一名:男女不限,年龄:25—35周岁,学历:本科以上,英语:六级以上。
市场总监一名:男女不限,年龄:25—40周岁,学历:本科以上,英语:六级以上。
业务员三名:男女不限,年龄:25—40周岁,学历:高中以上。
陈立鼓励我报前面二项,让我去试试。我说不行啊(俺四十了啊),面试会把我涮下来的,我开玩笑说:除非你是经理。不想他回答说他就是经理。
嗨!饼,真的掉下来了,可吃饼的条件是:一有学历,二是真的28岁,三是个美女。可俺后面二条关键的没有哇。呜呼!俺是做不了上海银。
陈立又跟我讲了他公司的这个网页制作情况,并让我提出建议,见他的态度很诚恳没有半点虚假的成份,我就用外行话实话实说:一是首页布局有点头重脚轻,需要更改;二是介绍经营产品没有样品图片相衬;三是公司简介背景色彩太浓。感觉网页制作者是个很业余级的。
他说对啊这个网页是总公司的一个业务员做的,是不太好,要设计后重做。
突然陈立问我:“你结婚了吗?”
我愣了一下,想想二十八岁应该是结了婚的年龄。
便回说:“结了。”
陈立:“真想知道你是什么模样的。”
我说:“真的没办法。”(我感到了压力)
陈立:“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相片”
我很想对他说我只是个丑黄脸婆子,不看也罢,看了可让你节食三天!可俺不敢。
我只对他说:“以后吧。”
今天上网时间是一小时五十分。
2006年三月二十一日
俺今天在偷偷干一件大事。因为俺今天不敢上QQ了,怕上去那个陈立要找俺要相片,所以想在网上找个美女替俺挡挡。唉!现在做网络骗子难那!做网络女骗子更难!俺现在对那数码产品生产商是痛心疾首,对那该死的什么聊天视频更是恨得咬牙切齿。要是没那数码照相机、录像机,还有讨厌的扫描仪,俺现在要在网上骗个把人什么的还不易如反掌吗嘛,要是像前几年数码产品价格高高在上,俺平头百性的相片能自个儿跟到电脑里去吗?俺说电脑里没有相片也能理直气壮,那陈立还会没完没了地跟俺要相片吗?还有那个挨千刀的发明聊天视频的家伙,干吗要发明那玩意儿,这不是在断俺骗子的活路啊!
俺美女相片找得太累了,就想发牢骚。你想想,国内的美女明星俺能找吗,那些包装公司已把她们宣传成家喻户晓,俺一发过去就是自投罗网;网上的美眉相片俺也不敢用,俺怕她们来告我侵犯肖像权;俺走投无路,只好找邻国小日本的妹妹替代俺,还要不太出名的小美女,这样不易露馅,想来她们山高水远够不着俺,告不着俺。没了后顾之忧,俺偷着乐!
今天上网时间是二个小时。

2006年三月二十三日
昨天俺是上网的,也上了QQ,但我无法用轻松的语言写我的这篇网聊日记。
昨天一上QQ就看到独木成林那孩子挂在线上,见我上线,他立刻过来对我说话:
“嗨!MM上来啦!”
我说:“你还是叫我姐姐吧,我比你大了许多呢。”
他说:“怎么会呢?我认为你是比我小呢。”
我说:“年龄不是你认为就是的。“
他说:“上次给你的笑话好看吗?”
我说:“很好笑,谢谢你!”
他发过一个视频,我慌忙说我没有,他说没关系。我接了视频,视频中的独木成木林确还是个孩子,但他满面倦容两眼圈乌黑,活像只大熊猫,在他身后是一排排的电脑显示器和晃动的人影,我明白他是在网吧,便问他:
“你是不是一个晚上没回家?”
他说:“哪里。我三天没回家了。哈哈,奋战了三天。”
我说:“你在奋战什么?”
他说:“游戏。我还有二个兄弟在这里一起玩呢,我叫他们过来让你见见。”
很快我的视频里增加了两张熊猫脸,但三张脸都显着未脱的稚气。
我说:“你们三天不回家。父母不找你们吗?不上学也没工作了吗?你们连续二个晚上不睡能行吗?”
我有些急切,一下连问了许多。
他说:“我们技校去年毕业了,没工作,便经来这里上网玩游戏,经常这样的,又不是在做坏事父母现在也从来不问,我们最长的记录是在网吧连续呆一个月。靠!厉害吧。玩这个要上瘾的,想停也停不下来,你会玩游戏吗?不会我教你。”
我说:“你们快回家吧,有机会还是找个工作做做吧,别让你们父母担心了!”
他说:“哈哈,看来你真的是姐姐,靠!我们也真的累了,要下了,谢谢姐姐。”
看着下线后变成灰色的独木成林头像我想:他们的青春就是与网络游戏为伴?青春的天堂是网吧?何日他们才会为明天的面包发愁?我想说点什么,但我失语。
关了与独木成林的对话框才看到含羞草的头像已闪动多时了。打开一看,含羞草已给我发了十多条信息在里面了:
“姐姐,你好!”“姐姐,你在干什么?”“姐姐你怎么不理我?”“……”
我忙回他说:“不好意思,刚才没看到。”
含羞草:“没关系。。。没人和我说话。。。我快要疯掉了。。。”
原来含羞草是湖北人,中医学专业本科。在我邻近城市的一所中医院工作,收入不高。
含羞草:“工作快两年了我的存折上还只是个四位数,我什么时候才能成家立业?拿什么钱去买房?五年的本科下来对家是农村的我父母来说已是极尽全力,再也没能力为我掏钱了。大学时谈的女朋友也已吹,我没有能力(实力)再去找第二个,我今年二十七了,我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,我想跳槽,换个好一点的环境,简历已发出十几份,但一点消息也没有,我郁闷!在这里我人生地不熟,没有朋友、没有亲人,姐姐,我真的要疯了!”
我没想到这个“含羞草”会说出这么一大堆的话来,着实吓了一跳。
我说:“你冷静一下想想,其实你还是算幸运的,你知道今年的研究生就业情况吗?三十个研究生竞争六个中学教师职位,你知道吗?二十七岁年龄对你们男人来说不算大,为什么不去考虑边学习边工作呢,这样也充实些,刚开始工作都是这样的,学了本事才有资格谈待遇,医生是做到老学到老的职业。。。”
含羞草没等我把话说完,就打断我的话:“你说的大道理我都知道。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愿意嫁给一个穷光蛋为妻吗?”

“哈哈,回答不了吧。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没钱我就屁都不是,是堆臭狗屎!都离我远远的躲着我!我想发疯!!”

我很同情含羞草。
含羞草的迷惘,也正是成千上万个我们贫下中农子女刚踏上工作岗位时的迷惘。
我很想对他说:你要学会坚强。我也很想安慰他:你会好起来的。
可我什么也说不了,我又一次失语。
请求加好友的小喇叭在闪烁不停,我通通加他(她)们为好友。
今天上网时间是一小时二十四分。

2006年三月二十四日
今天俺隐身上QQ,呼哇!有很多的留言。
一个是叫“木木”是:“你好,你怎么走了?”还有叫“无痕”的:“加我为什么不理我?”“水殿风来”的“人呢?”我知道这是我昨天下线前加的几个好友。最后跳出来的信息是陈立的:“我刚上来你就下了,明天能等我一下吗?我21点左右上来。”
我一看还只有20点10分左右,便先回复留言,那个叫木木的也隐身在线,看到我的回复立即上来说“你终算来了,哈哈,我在打牌呢。”
我说:那你继续打吧。
木木忙说有人聊天就不打了。
我说:我们聊什么呢?
木木说:我叫刘小波。今年二十八,。。。
他上来就介绍自己,但就是没介绍自己的职业。我说你还少一样呢,他说等一会让你猜测。
在他的催促下我也说了自己的情况:姓名(不真实)、年龄(不真实)、职业(真实)、所在地区(真实)。
我刚说完,他就把视频发过来了,我有点慌,怕他也会要我的相片,就说不要视频,我没有的。他说没关系,你看到我后猜猜我是干啥的,猜中有奖!还真是够爽的,我接受了:视频里的木木是个蛮精神的年轻人,平头短发,穿着休闲。我想了一下说:警察。
他在视频里哈哈大笑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猜对了没有,便打了个问号过去,他对着我伸出了大母指,我想是猜对了,正要问他有什么奖,他打过字来:差一点!我想了一下又说:是解放军叔叔?他在视频里对着我摇头。“法官?”——摇头。“检察官?”——摇头。我说不出是什么了,他打来二字:武警。
木木告诉我今天是他的生日,还捧过一大盒包装漂亮的巧克力给我看,说是战友们送他的,他边说边笑眉飞色舞,非常开心。然而他后来还是跟我提到了相片的事,他说:你没视频相片总该有的吧。我说:我真的什么也没有。其实我是想骗谁也不能骗咱解放军叔叔,就老老实实地说没有吧。木木没有再问我要相片,他说没有也罢,无所谓的,不就是聊天嘛。我很喜欢木木的这种聊天境界。让人轻松,愉快。
这时我看到陈立的头像已在跳动,知道他已上线了,这时离21点还差10分钟。刚好木木说约了战友要一起去请客吃夜宵,就道别了。
陈立的话不多,除了谈他的生意经。中国新生代的老板们,在商海里混过几年的他们都成为略通税收、财务,及相关法律的全才。他们很敬业,但说话的口气大的惊人,感觉除了原子弹他们不会造外,其他是无所不能。陈立看来也是混过几年了,他一说到自己的企业的就开始滔滔不绝,从企业的外部环境到内部管理、经营理念。我都插不上话,只有听他说的份。开始我有些不习惯,因为我不了解这类企业的情况,慢慢听着也觉得不错,就像在听一个免费的经济学讲座。还知道了许多新名词。
陈立总是没忘记要看我的相片,每次上下线各问一次,这次也不例外,看他的样子是一定要看到我的相片,实在是不好意思了,我就把那天我在网上找的日本明星生活照给他发了过去。我忐忑不安地等他的发落,半天他过来一个信息:这是你吗?
我硬着头皮说:是。
“那你赶紧来面试吧。”他很快回我说。
我说还是算了吧,我对你那行不熟悉,他说谁一开始就是内行的,只要你用心学就是了,你不是有几年的工作基础了嘛,为什么没有自信了呢?
唉!我刚开始工作时怎么没碰上这么好的老板呢,时过境迁,光阴不再,俺老啦!
陈立也发了个视频过来,我有些吃惊,忙说我来不来面试与你长什么样无关的。他说,你接就是了。很快,我看到了显示在视频里的,营业执照副本、身份证、聘任书、资格证。。。。
我真的很难说出我现在的感受,只觉得无地自容,后悔莫及,我想回归做真实的自己。
很想!很想!!
今天上网时间一小时三十三分。
2006年三月二十七日
今天在号上又看到了含羞草的留言。仍然是没完没了的狂躁:“姐姐!在不在?你去哪里了?好几天不见你上来了,快快出来,不然,我要死了!我要和你说话!”
我想这这孩子怎么老是这么样烦躁不安,便上去问他:“我来了,你今天又碰到不开心的事了吗?”
含羞草说:“我很难受,姐姐,想哭!”
我说:“你说吧,发生什么事了?男人哭鼻子可不太好。”
含羞草说:“姐姐,我们能语音吗?我的眼睛现在全是眼泪,看不清字了,好吗?”
我正犹豫着该不该答应,他就发过来了,我疑惑着点了接受。
第一次听到在网络另一端传来的陌生男人的声音,很好奇。听得出来含羞草是真的在哭泣,他每句话都有带着哭腔,很伤心。

我对他说:你别说话,先哭个够,痛快地先哭一场,然后我们再说话好吗?
我刚说完,他就停止了哭泣在那边大叫起来:“你不是姐姐!你是小妹妹!我能听出来。”
我说:声音怎么能听得出来?我天生就是尖嗓子。
含羞草说:“能。这个你骗不了我。”
我清了清嗓子,再次对他重申:我是你大姐。
含羞草仍然顽固不化,说:打死我也不信。
算了,不跟他继续为这磨嘴皮子,赶紧关了语音。
“为什么关了?是不是被我识破骗局了啊。”
哎呀!看来天生有副好嗓子也不错,在QQ上会有市场,俺心里其实很臭美呢,都四十了听着还是二十多。我还没发现自己有这个天赋呢,咳、咳!!
含羞草还在发语音请求,他说:“你还没听我说完怎么就关了,你讲不讲礼啊。”
我说你应该能看清字了,就打字吧。
陈立有信息过来:今天没来吗?
我不敢回他的信息,想不好怎么对他说。
这时含羞草发过的信息让我摸不着头脑:“你看到了我们的IP了吗?”
“哦,‘我们IP’什么意思?”我不解地问他。
含羞草说:“你没看到我们的IP是相同的吗?”
“什么!什么!!”我大惊失色跳将起来,转而一想好像不可能,我说你从哪里看到的IP?
他很快把二个IP地址用贴过来了:“对方P与你在同一个位置。
我一直愣在那里,不知道该怎么做,这么巧的事竟让俺摊上了,天哪!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?
我把这楼里的人想了个遍,也想不出这人应该是谁。
我很想出去看看哪几家的灯是亮着的,我要把这可恶的‘含羞草’揪出来!
含羞草在聊天框里对我“嘿嘿”地奸笑着,还对我说:我知道你是谁了。
我晕啊,冤枉啊,俺脸皮薄,上网好不容易玩了一个小把戏,就碰到了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“熟人”。羞煞俺!
今天上网时间是三十五分十一秒。


情趣幽默录入:苏州老鹰    责任编辑:szly 
  • 上一篇情趣幽默:

  • 下一篇情趣幽默: 没有了
  •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      友情链接
   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《情系江南》 版权属老鹰站长  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苏ICP备0800745号 任何个人或网站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复制本站内容 违者必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