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老鹰主办江南风情风土人情
日期:2012-04-03 14:46:48  来源:本站整理

古城第一老街--平江路

  在宋、元时期,苏州就被称作“平江”,在地道的苏州人心目中,先有平江路,后有苏州城。苏州市井生活的中轴线是平江河,两旁是两条竖线和数道横线,弥漫出去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。时至今日,走进平江路,仍然可以找到童年的时光,触摸过去生活的痕迹。

  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,和平江河一起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,双棋盘式的格局,它是整个苏州的缩影。平江河的水不但碧玉般的绿,还多了层娴静的味道,只有当雨落平江河,或有小船划来,扬起的波纹,方才感到静止中唯一的动态。清晨走在平江路上,偶有薄雾,雾气里人影绰约,家庭主妇清早买菜归来,与同伴攀谈着今早的菜价,软软的声音煞是好听。

  平江路,是一幅着色的水墨画。连片的民居建筑,黑白灰是主色调,黑色的砖瓦和白色的围墙。年久失修的黑瓦上生出了白色的印子,白墙皮脱落后又露出了泛黑的青砖。瓦的青黑,墙的粉白,路的浅灰,于是在瞬间被集中突出勾勒。黑白之间有着悠悠岁月的纹理,苏州人古今情感殊异的层次,被清晰地、错落地、工整疏密地誊写了出来。外墙潮湿斑驳,擦身而过的那刻担心自己会变成田螺或者苔藓。

平江路是苏州的一条历史老街,是一条沿河的小路,其河名为平江河。 

董氏义庄的外墙

 胡相思桥看双桥  

  苏州周庄的双桥因为入了陈逸飞的《故乡的回忆》,而名于世。其实在平江路同样有各式各样的双桥。苏州双桥的历史,要比周庄“双桥”至少推前四百年。平江路的胡相使拱桥与跨越胡相使河的唐家桥互成犄角,形成一道“双桥”风景。

  胡相思桥,是平江河古桥中最能诱发人想象力的桥名,也是平江路上惟一的一座拱式单孔石桥,不过当时的名称是“胡厢使桥”。厢使据考是宋代设于京城四厢处理治安和民间纠纷的一种官职,从何时起转化为胡相思桥,就不得而知了。传说这里曾有一座相思桥,但很是破旧,一个胡姓的菜贩重新修了现在这座桥用来代替先前破旧的相思桥,所以被称为‘重建胡相思桥’。

  平江河上有思婆桥、寿安桥、雪糕桥、积庆桥、苏军桥、众安桥、通利桥、胡相思桥等八座东西向桥梁。这些行色各异的桥,在宋《平江图》上大多都能找到它们的足迹,可见其已有七八百年历史了。

高高的风火墙夹弄,尽头便是那“庭院深深深几许”的古老民宅

河岸上垂柳仍然碧绿,衬着房子灰白的颜色,就像着色的水墨画。

古井是平江路的眼睛  

  平江路又有别称“十泉里”,相传是因为此处有十眼终年不会干涸的古井而取其名。桥是平江路的灵魂,而古井则是平江路不可或缺的眼睛。有一条民谚说:“娄门外,九槐村,井挑桥,桥挑井”。说的就是井紧接着桥的景观。

  在平江路228号门前有一眼“百斛泉”,为“自治局官井”,凿于清光绪戊申年。花岗岩井栏内圆外六角形,雕有花纹,属高腰井栏。另外,平江路22号前有口双眼井。30号前也有一眼百年老井。现存的三口古井,向我们展现着吴文化的清清文脉。 

黑白之间有着悠悠岁月的纹理

百斛泉

 上年纪的苏州人,都是喝井水长大的。 井水具有冬暖夏凉、甘甜清澈的特性。长年累月饮用井水,用古井名泉的水煮饭、烧菜、泡茶,怪不得苏州人多少有点灵气,脾气也是刚中有柔,软中带糯,吴侬软语由此而生。

  前卫青砖唤醒缺角牌坊

  由同济大学童明博士在这里创造了“干挂青砖”设计,应用于“平江会馆”。由旧青砖搭成镂空墙体凌空于一片鹅卵石铺底的水面上,而与之连为一体的董氏义庄则广泛采用玻璃来诠释曲折的园林空间。该建筑在一片低矮的平房之中有些突兀,但又与其后的多进董氏义庄连为一体。会馆门口有一座孤零零的牌坊,仅存的一侧石墩也缺失了一角。据说这座牌坊曾被埋没在陈年的积土中,不作修饰,也不添置缺失的构件,在原地竖立,以志历史景物的变迁,任它无声地提醒着一段尘封的历史。

很多故事都是从这里流传开来,所谓的市井文化,大概就源于此井边吧。

胡相思桥,是平江河古桥中最能诱发人想象力的桥名

青砖牌楼联萼坊

  一座青砖牌楼,上书“联萼坊”,密密层层的老民居。坊里主道口,是一道密密斜错的青砖,总是湿润的,砖缝间的青苔茸茸地生长着。昔日,蒙着轻纱的窗棂后闪过平江人家的家居剪影。

  汪氏诵芬义庄和水码头

  汪氏诵芬义庄,位于平江路白塔路口,清道光二十二年建,沿平江路建有牌楼及墙门,临河有石级码头,为义庄水上出入的主要门户。 苏州过去主要交通工具是船,大户人家沿河设有水墙门。经考证,汪氏义庄墙门牌楼原为三开间四柱,中间屋面高,两旁有左右对称的墙门便房,外有专用码头。

  “平江客栈”依稀可见镂金花纹

  “平江客栈”的方宅建于清嘉庆年间,原是明朝望族“方家大宅”,属传统的四进式建筑。客栈的大堂为方氏老宅的主厅,建于明朝中叶,是全客栈最古老的建筑物。今天,我们还可以依稀辨认檐梁架上残留的镂金图案花纹。

平江会馆:前卫青砖唤醒缺角牌坊

平江客栈

 在宋、元时期,苏州就被称作“平江”,在地道的苏州人心目中,先有平江路,后有苏州城。苏州市井生活的中轴线是平江河,两旁是两条竖线和数道横线,弥漫出去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。时至今日,走进平江路,仍然可以找到童年的时光,触摸过去生活的痕迹。

  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,和平江河一起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,双棋盘式的格局,它是整个苏州的缩影。平江河的水不但碧玉般的绿,还多了层娴静的味道,只有当雨落平江河,或有小船划来,扬起的波纹,方才感到静止中唯一的动态。清晨走在平江路上,偶有薄雾,雾气里人影绰约,家庭主妇清早买菜归来,与同伴攀谈着今早的菜价,软软的声音煞是好听。

平江路的风格是黑与白

平江路民居构筑精致,黑白灰是主色调

  在宋、元时期,苏州就被称作“平江”,在地道的苏州人心目中,先有平江路,后有苏州城。苏州市井生活的中轴线是平江河,两旁是两条竖线和数道横线,弥漫出去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。时至今日,走进平江路,仍然可以找到童年的时光,触摸过去生活的痕迹。

  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,和平江河一起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,双棋盘式的格局,它是整个苏州的缩影。平江河的水不但碧玉般的绿,还多了层娴静的味道,只有当雨落平江河,或有小船划来,扬起的波纹,方才感到静止中唯一的动态。清晨走在平江路上,偶有薄雾,雾气里人影绰约,家庭主妇清早买菜归来,与同伴攀谈着今早的菜价,软软的声音煞是好听。

平江路双桥

平江路双桥

在宋、元时期,苏州就被称作“平江”,在地道的苏州人心目中,先有平江路,后有苏州城。苏州市井生活的中轴线是平江河,两旁是两条竖线和数道横线,弥漫出去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。时至今日,走进平江路,仍然可以找到童年的时光,触摸过去生活的痕迹。

  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,和平江河一起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,双棋盘式的格局,它是整个苏州的缩影。平江河的水不但碧玉般的绿,还多了层娴静的味道,只有当雨落平江河,或有小船划来,扬起的波纹,方才感到静止中唯一的动态。清晨走在平江路上,偶有薄雾,雾气里人影绰约,家庭主妇清早买菜归来,与同伴攀谈着今早的菜价,软软的声音煞是好听。

平江路现在是石板路面,路旁挺拔的香樟苍翠葱郁,撑出一片绿荫。驳岸上,一行石栏,石桌石凳点缀其间。

平江路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。

在宋、元时期,苏州就被称作“平江”,在地道的苏州人心目中,先有平江路,后有苏州城。苏州市井生活的中轴线是平江河,两旁是两条竖线和数道横线,弥漫出去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。时至今日,走进平江路,仍然可以找到童年的时光,触摸过去生活的痕迹。

  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,和平江河一起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,双棋盘式的格局,它是整个苏州的缩影。平江河的水不但碧玉般的绿,还多了层娴静的味道,只有当雨落平江河,或有小船划来,扬起的波纹,方才感到静止中唯一的动态。清晨走在平江路上,偶有薄雾,雾气里人影绰约,家庭主妇清早买菜归来,与同伴攀谈着今早的菜价,软软的声音煞是好听。

青砖牌楼联萼坊

千年仓桑 平江依旧

 在宋、元时期,苏州就被称作“平江”,在地道的苏州人心目中,先有平江路,后有苏州城。苏州市井生活的中轴线是平江河,两旁是两条竖线和数道横线,弥漫出去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世俗风情画。时至今日,走进平江路,仍然可以找到童年的时光,触摸过去生活的痕迹。

  至今还保持着苏州民居的原生态,和平江河一起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,双棋盘式的格局,它是整个苏州的缩影。平江河的水不但碧玉般的绿,还多了层娴静的味道,只有当雨落平江河,或有小船划来,扬起的波纹,方才感到静止中唯一的动态。清晨走在平江路上,偶有薄雾,雾气里人影绰约,家庭主妇清早买菜归来,与同伴攀谈着今早的菜价,软软的声音煞是好听。

水墨平江

顺河流慢慢前行,有时可以看到挑着红灯笼的小船缓缓驶过,船夫摇着橹哼着悠

扬的吴歌。

Tags:

作者:老鹰

新频道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   评论摘要(共 0 条,得分 0 分,平均 0 分) 查看完整评论
关于本站 - 网站帮助 - 广告合作 - 下载声明 - 友情连接- 登陆管理 - 网站地图

《情系江南》网版权属江南书生 联系邮箱:szsu@163.com  站长:苏鹰QQ:312397342    

  ☆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苏ICP备0800745号 ☆

页面执行时间:189.45310 毫秒
Powered by:NewAsp CMS Version 4.0.0 SP1